小小短片


1.

  是非在房里打坐。

  

  唐时缩在是非怀里,玩他那一百零八子的挂珠。

  

  “什么毛病啊和尚,”他说话总有种调笑意味,让人看不清其中真意,“之前说什么属意我,都那样肉麻地向我倾诉心意了,现在转眼又什么都不提。”

  

  唐时伸手去触是非的脸,那温润如玉的佛面光滑,却是温暖的。

  

  是非睁眼看他,看了好一会儿,像是在回想什么。唐时被他盯地头皮发麻,想要抬手去遮他眼,手伸到一半,是非开口了。

  

  “并未记得有倾诉过心意。”这话说得似乎让人尴尬,唐时想了想,迷津那次,是非约莫是真把他当作了心魔,那番话,虽是真情实意,他也就当没说过了吧。”

  

  这一想,唐时又笑起来。

  

  这个笑少了他常有的嘲弄,倒是十分纯净的开怀。

  

  唐时笑完,便要将这事说出来逗是非。

  

  细雨声中有脚步声由远及近,随后是两下叩门声。

  

  他于是把话吞了回去,偏头去看外室的门。

  

  “是非禅师,明轮法师求见。”小僧人的影子映在窗纸上,声音不大,平稳温和。

  

  “叫他去厅里等着!”唐时捂了是非的口,讲得飞快,末了又加上一句,“扰人好事,烦!”

  

  前些时日也有人找是非,是已成仙的北藏,嗯,找是非,不找他,不过被喂了满口狗粮之后似乎也是没话说了,回去地极快,道别地极不自然。

  

  小僧人‘啊'了一声,很疑惑的样子,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是那位又来找是非了,才满口答应。

  

  唐时挺满意,转头来看是非,他方才听那小僧人声音耳熟,现在想起来,像极了他以前附过身的那个小和尚,便又想起了在小自在天藏书阁遇到是非一事。

  

  “和尚,可还记得藏书阁那一日?”想起来便问,正好是个假正经明调戏的好机会,他唐时哪里肯放过。

  

  “你那日是真认出了我,还是被心魔迷了眼?”唐时脸上笑容愈盛,他本是横坐在是非盘起的腿上,身子斜靠着,脑袋缩在他颈窝里,此时却是从依偎的姿态改为直起身子来,正对着是非,看了一会儿,见他不答,便伸了两手捧他双颊,“快说,如实招来。”

  

  是非只笑笑,也没去阻止那很是不敬的动作,只答:“忘了。”

  

  唐时心里暗想这和尚连睁眼说瞎话都会了,明面上已是一片怒意,“那一日若不是我在,你怕是就要死在那儿了,你敢说忘了?!”他修长的手指改为捏住是非的耳垂,墨云翻滚,“再给你次机会,和尚,记起什么没有?”

  

  唐时的手微凉,不轻不重地捏着他,脸上已经懒得装怒了,随即又轻笑了一下,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,松了手,凑到他耳边,轻轻舔了一下那已被捏得有些发红的耳垂。

  

  一触即离,唐时离他远了点,睁眼。

  

  是非正用那种复杂的眼神看他,他眼神一向清明,此刻却像是在克制着什么,沉了一股暗色。

  

  唐时这人精于是又明白了,得意非常,是非这样显然是被他挑起来了。

  

  “死和尚,装哑巴,没意思。”他说完就要起身,撩完就跑,要的就是憋死这和尚的效果。

  

  可惜他玩的太开心,一瞬间又忘了什么。

  

  他起到一半,腰便被箍住,,那里柔软敏感,即便是非的手温暖宽大,唐时还是吓了一跳,反应过来时就想去抽是非,然而...


  然而那个想抽他一掌的念头融化在了一个温吞,柔软的吻里。


  是非吻了他。


  唐时心里明了,这是快忍不住了,要想活命就快点脱离这个怀抱,另一面却又贪恋这个异常柔软的吻,想着要更深入一些。毕竟这情形实在难得——是非正常时在亲亲吻吻,搂搂抱抱这方面是非常被动,不正常时的是非——因知道唐时骗他后生气而强行要了他那一次,还有迷津那次,那样的是非唐时是真不敢多想,偶尔想一想也是有点后怕的。

  

  故而面对这样可主动,又不太凶猛的是非,他是生不起厌恶之感的。

  

  一吻毕,是非送开了唐时,看他耳尖泛红,唇角一弯,笑得更深了。


  调戏不成反被亲,唐时心有不甘,喘了口气便要教育是非。


  “和尚,你变得越来越坏了,这要是被你那些大大小小的和尚看见,指不定你的伟大形象就要轰然倒塌了。嗯,还不止,我还能把消息卖给汤涯,继而让整个枢隐星的人都知道——你是非大师又破戒,还欺负人。”


  即便是非吻得温和,唐时的嘴唇还是异常水润,他神色轻佻,一直是个明艳的样子,挑动着人眼。

 

  “怎么,又不说话?还是想着怎么抵赖?看你面色不善,秃驴,你不会在心里憋坏水吧?”


  是非不答,过了一会儿,方道:“去见明轮法师吧。”


  唐时心想亏你还记得,只道了一声不去,五指翻转,墨云便缠绕上来,他施了个瞬移的术法,走前想了想,又扔给是非一句话,“我就去汤涯那儿叙叙旧,晚钟前回来!”


2.

妈的跳了,我要写谈恋爱


3.

 

  从藏阁出来时还不算太晚,唐时算算时间,觉得很是充裕,于是又在藏阁附近转了转。


  那风雨三千阵还在,仍是泼墨山水,美得很。


  唐时摸摸嘴唇,微不可察地笑了一下,是又想起四方台烟锁重楼里那个苦涩的吻了。


  他不再久留,心念一动,再睁眼时便已回了自在阁的地域,古榕菩提苍翠一片。


  不远处的空地上隐现出三间房,旁边有种灵药的农田,房子周围种了一大圈草坪,还有个放了石凳石桌的小院子,让这古朴华实的檀木房颇有种农家乐的感觉。当时在洗墨阁住了有一段时间,等到唐时几乎把南山特产都吃/玩了一遍后,便向众人道别,直接来了大荒。唐时不想住阁里,更不要说第十层了。


  自在阁一群和尚眼巴巴望着是非,唐时抱臂站在一旁,就差没在脸上写"我看你怎么选"这几个字了。


  于是是非依了唐时。


  唐时挺满意,本不想在脸上显出来,但一转头就看见和尚们的表情,有沮丧有微妙有八卦的,当真少见,一下破功,笑出了声。和尚们于是又去看他,却只见人三两步跑到是非身后,笑着喊了一声‘走了'便没了踪影。


  小自在天的和尚们都认得唐时,小和尚时度也好,当初在小自在天战天隼浮岛妖修的杀神也好,唐时,时度,东诗,皆是为人熟知的。然而世人只知是非与唐时是知交,那一日在场的僧人们却了解得更多些。


  朋友,是非,淫戒,心魔,唐时。


  云里雾里,虽听起来荒唐,又似乎是很明确的。


  那玉面僧人唇角微扬,做了个合十礼作为告别。


  于是是非面前大片大片的僧人都还礼,这场面安静极了,却着实让人感慨万千。

  

  此时唐时早已在几里地外找了个好地方。一片空地,一棵古榕,一面月沼。


  “得有个藏书的地方,和尚肯定要看他那些佛经,我无聊时也可看一点。”他自言自语道,又往那湖边走进了点,想选个好位子,“卧房该造几间?”


  是个问题,唐时暗想,虽说自己和是非似乎已经是那个什么关系了,但...若是这样便要两人一间,想想也是很不舒服,是非也肯定不乐意。


  唐时觉着自己考虑得周全了,于是取下三株木心笔,弯腰沾沾湖水,开始以地为卷,凭空画房。

  

  等是非循着踪迹过来,见了那三间不大不小,看上去挺舒服的房子,便知道这是定下来了。


  


  一颗挺大的雨珠穿过层层枝叶,摔落在唐时脑袋上,打断了他的回忆。


  唐时望天,看那积雨云缓缓从东边过来,便知道又要来场大雨。他不再多想,抬脚走出林子,此时已经有些雨了,不大,反而怪舒服的。

 

  是非还没回来。他两人虽说是住在这里,大多时候也只限晚上,白日时是非一般会去自在阁看看,偶尔讲道,唐时有时陪他,就坐在一众和尚间,想听了便听,听累了便睡,没有个正形,更多时候他还是去玩的,在大荒十三阁之间穿梭,论道打架交友,一个不少。有时苦于没有敌手,还会闲的蛋疼得自封修为,是非知道了,也不多说什么,只是陪他的时间倒是多了不少。


  “和尚再不回来,怕是要变成落汤鸡了,”唐时坐在石凳上,听着细密的雨声,随口来了一句,“细雨晓莺春晚,人似玉,柳如眉,正相思.”说完又觉不对,怎么搞得和自己怨妇一样?这节奏不对啊。


  他正纠结着,想再来一句正常的,抬眼一看,便看见人回来了。


  是非站在院子外,浅草上,笑着看他。唐时不知为何觉得有些羞耻:“听见了?”


  见是非摇摇头,唐时松了口气。还没松完,是非便开口了,


  “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”


   这分明是听见了他那句怨妇一样的感叹!还摇头!还装傻!这秃驴真是日渐长本事了!唐时心里惊涛骇浪,明面上只轻笑一下,只当没听见这话。他站起来,走出了长着茂密藤蔓植物的葡萄架,走进了雨中,是非看着他,没动。


  “和明轮法师说了什么?”唐时看着雨丝划过他脸颊,慢慢汇成小珠子,沿着他脸侧滑下来,看着心痒,便上前,伸手抹去了。只是小珠子越来越多,他这一下在实际作用方面也只能是聊胜于无。


  是非垂眸,似乎在斟酌要不要说。


  唐时歪头,嘲弄地看着他。


  “明轮法师与我说了...迷津的事。”终是说了出来,,是非闭了眼,长睫微颤。那日在迷津,始终以为是心魔,才会做出那般事,说了那诀别一样的情话,却不想今日明轮法师告诉他那是真唐时。是真唐时,也是真心魔。


  “哦——”眼前人意味深长得笑了一声,是非能想象出那人表情,睁眼,果然是那样的,却似乎不是生气的样子,反倒有些暖意,“所以呢?早上的问题你还未答呢...你的心意,是不是应该再对我说上一次?”


  唐时这边暂时忽视了那些情事,只想着要是非主动开口说喜欢他了,所以也没什么要与和尚理论身体上吃亏的事。他见是非睁了眼,有些惊讶的样子,觉得有趣,也没去逼他,自顾自说起来


  “想来你的脸皮应该也没有在这些年长得这么厚...那便由我来说吧。”


   站在这雨中,便想,烟雨江南也好,菩提煮茶也罢,管它甘甜苦涩,便都是过去了。他唐时还是唐时,是非也还是是非,这样便足够了。


  “我也属意你,想与你在一起,你没有拖累我,我还是喜欢你,这样一想,我最好的归处便是你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憋了一个小短片 小唐同学性格真是写不出来啊ooc勿怪  我真是对君子之交又爱又恨偏生自己还写不出来....

论坛体大概下星期.....大概

本来这短篇的大纲是1.腻歪→2.互找闺蜜【不→3.雨中告白→4.床上见

然而跳了2,4还没写,未曾写过床戏,怕是要弃了

另外设定了是非不知迷津中的是唐时,可能原文中是知道的吧,因为小唐搞完走前刻了“管你去死"四字,也是口嫌的不行

唐时的告白是对着是非的话来的,这也表明了他一直记着这句,嘿嘿嘿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176 )

© Uniicode | Powered by LOFTER